31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重生八零之再爱你一次在线阅读 - 258. 教育

258. 教育

        黄丽娟一路和老人们打着招呼,老人们没有一个不问询她和伍彦兵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走出了疗养院的大楼,黄丽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心想伍老这是通知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黄丽娟拍了拍胸脯,向后院的小湖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黄丽娟这边一路被问的害羞,那边伍彦兵和孙士恒的气氛也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进门的时候,孙士恒在房间的桌子旁正襟危坐,严肃的表情让伍彦兵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被允许进屋后,在孙士恒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抬手给伍彦兵倒了一杯热茶,伍彦兵双手接过,道谢后,将茶杯放在嘴边,清啜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安静,伍彦兵有些不适,开口问道:“孙老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喝了一口茶后,缓缓开口说道:“嗯,和你谈谈娟子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听到这儿,背绷的紧紧的,看着孙士恒,聆听他的教诲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看了伍彦兵一眼,说道:“不用这么紧张,就是简单的说几句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客气的回道:“您说,我仔细听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看了伍彦兵一眼,说道:“你和娟子处对象这事,他家里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顿了顿,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让孙士恒不由得皱起了眉头:“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什么是应该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说道:“之前她父母来的时候,我还没有回国,等我把工作上的事都处理好了,她家人已经准备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临走那天,我开车送他们去火车站。期间,娟子介绍我是她朋友,来帮个忙。不过,他家里人看出了我和娟子的关系不简单。所以,虽然我们没有和家里人挑明,但是他们应该明白了我和娟子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不想挑明,还是娟子不想”,孙士恒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回道:“我们之前只是有过一个约定,后来两人又忙于工作,没时间说清楚这件事。那天去送她父母也是我们约定后的第一次见面。当时候我们两个并没有确定这份关系,所以,不挑明是我们两个共同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送走了娟子的家人,我们两个才坐下来好好商议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接着问道:“你是怎么看你们两个这段感情的,只是先谈两年,还是有日后结婚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问住了伍彦兵,伍彦兵不由得回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见到黄丽娟时,是在黄家垴后的深山老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伍彦兵去执行任务,在拿到想要的东西后,不幸被敌人发现,为了躲避那些人的追踪,伍彦兵躲进了深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山附近的人对这座山有种莫名的畏惧,见伍彦兵进了山的深处后,也不再追寻,而且守在山口,等着伍彦兵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在哪里绕了几天,见敌人不肯放弃后,转头向山深处进发,企图找到一条合适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大山伍彦兵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对山有惧意。这座山没有经过太多的开发,深处更是无人踏入,因此,伍彦兵在山里看到了很多的凶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只要不打扰这些动物,他们也不会去伤害你。因此,伍彦兵就放大了胆子,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不知道多少天,伍彦兵发现附近凶兽越来越少,附近也有了人为活动的迹象。因此,伍彦兵也放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,伍彦兵进了一处地方,没有了凶兽,开始走了人为砍伐树木后留下的老树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天的行进,伍彦兵不太能分得清这座山的位置。为了以防万一,伍彦兵先在这山里转悠了几圈,查探地形,给自己留一个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巧的是,山里树木多,好多地都不实,伍彦兵行进的时候没有注意到,一脚踩空,掉了下去,刚好摔断了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本想着等人救自己,可是那么多天了,伍彦兵在这里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人,未来会不会有人出现在山上,还不一定呢!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三思后拖着断腿爬到了之前发现的泉眼附近,用来保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向来是最难熬的,伍彦兵在山里待了很久,都没有看到人影,心里已经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这次的任务还不应该是伍彦兵的事,而是另外一个同志接下的。不巧的是,临行前,那名同志身体出了状况,这任务便落在了伍彦兵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儿,从不信命的伍彦兵也有些感慨命运弄人了,就这样,伍彦兵以为自己就要完蛋的时候,黄丽娟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第一次见面,伍彦兵竟有些记不太清楚那时候黄丽娟的长相,但伍彦兵一直都记得那时候的感受,那就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这段渊源,后来伍彦兵在京都见到黄丽娟后,总会尽可能的去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喜欢上黄丽娟的时候,是一起在上海工作的那段日子。黄丽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事,但因为答应了自己帮忙,尽管害怕,但还是会承担自己的那份责任,这份勇敢,让伍彦斌很是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负责人的伍彦兵在那段时间里,经常会和黄丽娟交谈,而黄丽娟的谈吐和见识,让伍彦兵对她的了解更深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后来,黄丽娟被李晓兰抓走,伍彦兵才感觉到害怕,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不知道为什么,伍彦兵总能感觉到黄丽娟对自己有一分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让黄丽娟害怕逃开,伍彦兵并没有直接去表明心意,而是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伍彦兵上了前线,已经被拒绝过一次的他以为自己会和黄丽娟彻底断了关系,没想到,几年之后,两人竟然还能相遇,并且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每想及此,伍彦兵都感慨命运的巧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一直都觉得两人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,是天注定,所以他一直都是顺其自然,并没有考虑太多。而孙士恒的话,让伍彦兵心里敲了一个警钟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想了很久,期间,孙士恒一直都没有说话,静静的等待伍彦兵给个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心思百转,想了很多,心里终于有了决定:“我想和她结婚,想和她有一个稳定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伍彦兵的答案,孙士恒还是比较满意的,但还是问了起来:“你不是小孩子了,有好多事你要比我清楚,黄家这些年条件是好了不少,但在你们这种家族的面前仍是不够看的,那你家里人会同意你们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个,伍彦兵就有了自信:“既然您这样说了,就说明您对我们家的事有一些了解,那你也清楚,如今我们家的地位已经不需要联姻这种交易来巩固了。家里同一辈的兄姐都没有,我就更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摇了摇头:“你说错了,你不是就不用了,是更需要了,你也清楚自己在家里的地位,联姻会让你未来的路好走很多,难道你还觉得不需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伍彦兵回答,门外就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,伍老推门而入,说道:“不需要,我们伍家不需要这种东西,倘若靠联姻就能取得成功,我当初就不用这么费心费力的去干事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伍老已经站在了孙士恒的身边。见状,伍彦兵赶紧把作为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伍老坐定后,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的想法,你怕你自己的徒弟嫁进伍家会被我们欺负,会被外人戳着脊梁骨骂。不过你放心,我们伍家早年也只是个农民,种地的,只是靠着一身的力气做起来,家里没有这种观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外人,那就更不用管了,过日子是关起门来自己过的,好日子也不是其他人说出来的,我们自己开心就好。再说了,当男人的,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那就是一个囊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并不相信伍老说的话,而是继续看向了伍彦兵,说道:“你能保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当即站直了身子说道:“能,我一定尽可能的护着黄丽娟,不会让她受欺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看着伍彦兵自信的模样,毫不客气地泼冷水道:“话可不能只是说说,要是真有人针对娟子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回道:“若事情还没有发生,我一定会尽可能组织这件事,若是我无法阻止,我会让他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黄丽娟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解决一个人,一件事,不是等到事发之后在去想办法,而是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,就把它扼杀在摇篮里。所以,我压根就不会让黄丽娟知道这些烦心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伍老对于伍彦兵的态度很是满意,而孙士恒则不以为然:“年轻人,话不要说得太慢,你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。娟子是个很独立的人,按她的性子来讲,如果她遇到这种事,很有可能会埋在心里,一个人消化,那到时候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伍彦兵也陷入了思绪:话说的没错,自己不能时时跟在黄丽娟的身边,如果真有小人要避着自己使坏,到时候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孙士恒见伍彦兵没有答案,便继续说了起来:“有时候遇到事情我们要做的是疏通它,而不是堵上他。而你要做的不是不让娟子知道这件事,而是要她明白你对这件事的态度,让她有一种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按你那么做,遇事你替她解决了,是可以暂时性的避开,可以后呢?如果有人把这件事有捅到了她那里,你有想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伍彦兵一直都有些大男子主义,有时候做事会有一种我觉得对你好就一定好的意思,但孙士恒的话,让他有了一丝的触动,连连点头:“谢谢孙老教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得见伍彦兵露出这种模样,伍老打圆场,教育伍彦兵道:“两个人在一起呢,不是只有喜欢就可以的,更多的就是包容,你的职业已经注定你在家庭花费的精力不会有太多,那么你要把有限的精力,尽可能的用在刀刃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娟子是个女孩子,你平日里可要让着他,别和跟我在一起一样,牛脾气一个,生气就不说话,像欠你钱一样。不然媳妇跑了可就怨不得旁人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伍彦兵听了进去,孙士恒也不再板着脸,房间里的气氛也慢慢的缓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院子里,黄丽娟也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黄丽娟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回头一看,竟然是蒋竹青,跟在她身后的还有杨辰。

        黄丽娟笑着打起了招呼:“你们什么时候来的,怎么没说一声,我们一起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竹青和杨辰在黄丽娟的旁边坐下,蒋竹青打趣道:“我们刚到没多久,原本没打算过来的,不过好久没见老人了,就过来探望一下。不过幸好过来了,不然就听不到着个大新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丽娟有些疑惑的看着两人:“什么大新闻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竹青看着黄丽娟一脸笑意:“某人和某人在一起了,整个疗养院都知道了,而我这个好姐妹还没听说过,真真是有些伤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丽娟以为自己躲过了那几位老人就已经安全了,没想到这里又来了一个,当即就装傻,看着自己腕上的手表,站起身来,说道:“怎么就出来坐了一会儿,就到中午了,我得去找老师吃午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黄丽娟一脸赖皮,假装着看不见自己,起身走人的黄丽娟,蒋竹青乐得哈哈大笑,伸手拦住了黄丽娟:“娟子,你这脸皮也是越发的厚了,我们这俩大活人在这儿呢,你当我们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就放下了自己的手,得意的说道:“我倒没觉得怎么样,反正我们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我总能找到机会问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儿,黄丽娟也装不下去了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看着蒋竹青问道:“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特质呢!真是交友不慎啊!说吧,你们想知道点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竹青耸了耸肩:“随便你说,我提炼信息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分割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,更新很不稳定,重复率很高,说实话,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觉得写文成了我的负担,虽然我也有一个大纲,但是就是下不了手,很多时候开头的两三百字要写2-3个小时才能有了思路。所以很抱歉了,我接下来会想办法调整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重复的章节,刷新一下就可以出来了,不用重新花钱的。还有前面的239章和247章之前被屏蔽了,直到月底才被放出来,其中改动比较大,所以有兴趣的可以返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晚安,今天难得早发了文,好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