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小说网 - 其他小说 - 我的专属神级副本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八章:三魄

第三百八十八章:三魄

        三道流萤?!

        wdnmd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伴随着星光的黑色流萤代表着,墨麒麟.燃枫剑灵,而且仅仅是这一个剑灵,李恒的剑道根基就差点没了,看着这架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道迎着他过来的流萤,按照之前所得到的系统信息,就意味着另外三个剑灵。

        朱雀.殇魂鸟!

        冥鲲鹏.沧洛!

        魑穷奇.黑雾!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剑灵意味着他还要再接受三次,像刚才那样的“剑道灌注”三次,也就意味着他要被三个剑灵分别冲击一次剑道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剑灵墨麒麟.燃枫的剑道灌注,李恒原本的剑道根基都已经快要没了,但没有料想到最后有着血奴过来保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保下原有的剑道根基上,剑灵墨麒麟.燃枫的剑道灌注,好像是灌注到了隶属于他的第一代血奴之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血奴,李恒又是不得不记起,刚刚他所听到的红玉的声音,以及红玉的这一次“护主”事件,还有第一代血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恒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,而且隐隐的李恒感觉,最近对于现实的影响,好像莫名比以前深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李恒还在想着,一道伴随着青色火焰的流萤,已经触碰到李恒的头顶,然后正如之前的墨麒麟.燃枫一样,这道流萤完全钻进了李恒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叮!你接受到了剑灵朱雀.殇魂鸟的剑道灌注,你的剑道根基重塑中,检测到你的剑道天赋不足,你的魂师境界不足,你的魂力精纯度不足,综合以上情况,你没有办法承受剑灵朱雀.殇魂鸟的剑道灌注,你的剑道根基即将被摧毁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叮!检测到你的雪系天赋勉强达到继承,朱雀.殇魂鸟剑灵的其中一记封印绝技,现在该封印绝技进行剑道灌注之中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叮!你的血誓契约发动,剑灵朱雀.殇魂鸟的剑道灌注,将分发至部分第一代血奴之中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叮!由于剑灵朱雀.殇魂鸟的剑道灌注被转移到隶属于你的第一代血奴之中,你原有的剑道根基没有被重塑,且留下了剑灵朱雀.殇魂鸟的封印绝技,在达成某种条件后,你可以使用古剑仇鸢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这仇鸢古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这道燃烧着青色火焰的流萤,在李恒体内走了一圈之后,他便是发现不同于古剑墨枫,虽然其他流程相差不多,最后都是被一代血奴,转移承担了剑道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古剑墨枫只是留下了封印种子,而古剑仇鸢却是留下了封印绝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虽然有些差异,但再来一次这种顶不住的剑道灌注,李恒每每听到系统提示音响起的时候,都是心态直接炸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原有的剑道根基直接被摧毁,换作是谁谁来都顶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也只是李恒的心里想法,甚至还不等他有多考虑,一道伴随着绿色光芒的流萤,紧随着朱雀.殇魂鸟的剑灵,涌入了李恒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冥鲲鹏.沧洛!

        完全不出意外,随着墨麒麟.燃枫和朱雀.殇魂鸟之后,这第三道朝着他飞过来的流萤,便是第三道剑灵!

        同时这一道剑灵,比起之前的两道剑灵更加的“直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没有说是什么系统提示前奏,进入李恒的身体之后,便开始了剑道灌注!

        【叮!第一代血奴剑道灌注完毕……第二代血奴关注之中……第二代血奴灌注完毕……第三代血奴关注之中……大部分第三代血奴承受不住剑灵冥鲲鹏.沧洛的剑道灌注,已湮灭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……这冥沧古剑的剑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这么生猛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绿色流萤涌入进李恒的身体,李恒也是适时听着耳边的系统提示音,但之前熟悉的声音并没有响起,这次响起的直接是血奴的承接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从系统的提示音来分析,第一代血奴已经全部承接完毕了,然后第二代血奴跟上,结果第二代血奴也是剑道承接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到了第三代血奴承接这剑意时,部分第三代血奴承受不了这剑道灌注,直接是人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还没有记错的话,之前听着这冥沧古剑的意思,好像是特意过来劝架的?但现在这种情况是在劝架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恒原本还想着,冥沧古剑会不会为了“保”他一手,特意进来调和一下仇鸢、墨枫,乃至魑雾三把古剑,从而对他这个人进行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李恒没有想到,冥沧古剑“口头上”说的是一套,行动上却是格外的诚实,直接对着他本人的剑道根基就来了一个轰顶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清楚这几代血奴是什么东西,意味着什么事情,但仅仅是从之前的信息来看,李恒觉得这些血奴是属于他的东西,但此时随着冥沧古剑的这一下,直接消耗完毕了!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如果换作是其他时间,李恒觉得凭空消耗一些未知的血奴,就可以完成一次古剑的剑道灌注,那么他是稳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最后得到的,是蕴含着“大能”剑灵的各种古剑,从某种程度上说,不亚于随身戒指老爷爷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冥沧古剑的剑道灌注太过于直接且霸道,一直持续到第五代血奴消耗完毕,且第五代血奴湮灭一部分的情况时,冥沧古剑的剑道灌注才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恒也终于是得到了冥沧的封印种子,在达成某种特定条件之后,他就可以使用冥沧古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李恒现在听到系统提示音完成的声音,并没有太开心,甚至越想还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纵使这三把古剑的剑灵,对他进行了剑道灌注,且最后在一代代血奴的帮助之下,他都勉强算是承接下了剑道灌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血奴消耗都到了第五代,李恒感觉越到后面越悬,因为血奴“消耗”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这三柄古剑已经消耗掉了李恒绝大多数的“底蕴”,这才是勉强承接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比起这三柄古剑,此时外面却还有一道流萤!

        魑雾古剑!

        这柄有着魑穷奇.黑雾的古剑,才是现在让李恒最为担忧的事情!

        起初这魑雾古剑,在进入他身体之中的时候,便是眨眼之间将他的魂气点和神性点消耗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格外的生猛!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从魂气点和神性点消耗情况来看,这一柄魑雾古剑,抵得上其他类型的古剑十把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玩意还是绝世凶兵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要接受魑雾古剑的剑道灌注,李恒觉得最为乐观的情况,就是相当于他一口气,要接受十把其他类型古剑的剑道灌注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已经接受了三把古剑的剑道灌注,李恒都快感觉他人没了,心里是越来越没有底,但现在偏偏,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是希望这些个血奴的数量再多一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意思!此子果然有意思!竟然接住了三道灌注!仇鸢和墨枫也就罢了,竟然还接下了冥沧的剑道灌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李恒还在担忧着,最后一柄古剑的剑道传承,却是在思考担忧之中,听到了古剑魑雾所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恒很想开口说话进行回复,甚至条件要是允许的话,他都想开口让这魑雾古剑抬一手,因为真的有些顶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,真让魑雾来一回剑道灌注,他会发生什么变化,如果真的顶不住这灌注,可能剑道根基的毁坏还算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魑雾古剑:“看你的表情……好像是不想接受我的剑道?这可由不得你!哈哈哈哈!多少年了,终于是看见一个这么有趣的人类了,比起我之前的几个剑奴,有趣太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那个剑奴是个小魂帝来着,身上半分神级气息没有,竟然妄图想得到我十分之一的剑道。啧啧啧……原本是想把你当做剑奴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竟然接下了三种不同的剑道灌注,甚至连冥沧那家伙的剑道灌注,都一分不落的接下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有趣的身体和灵魂,我多少年没有看见过了!所以你不会成为我的剑奴……至少在我没弄清楚你之前,你还是自由的。不过现在……打开你的灵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打开你特喵的灵魂!

        一把浑身冒着黑气的锈迹长剑,在头顶上絮絮叨叨,绝对不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,尤其是这把剑所说的话语,还真的具有一定的威慑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李恒相信,这封印着的绝世凶兵,很大程度上并没有欺骗他,因为骗他没有任何收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李恒还在担忧着,脑海里现在全部都是这柄魑雾古剑的事情,因为他感觉得到魑雾古剑开始对他好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奇往往不是一件坏事,但是让一柄绝世凶兵产生了好奇,李恒还是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察觉到了李恒的心思,魑雾古剑又一次发出声音道:“只顾着你有趣了,先看看你原本的剑道根基……雪花剑意,垃圾!普通剑气,垃圾!只能放下几十把剑的剑丸,垃圾!这些都是一些什么破剑法,垃圾!噢?三百米的斩山……还是废物!不是……就这剑道天赋……你是拿什么承接下来的三次剑道灌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道……完全没有天赋可言,放在我那个时代,哪怕就是放在我上个剑奴的时代,你这样的连杂役弟子都不够资格……所以一个没有天赋的人,能接下一次剑道灌注都是奇迹,你接下了三道……看看你的七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李恒听着古剑魑雾的声音,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,有关于剑道方面的事情,或者是说他迄今为止的所有收获,都是他引以为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雪花剑意和斩山剑技,李恒他本人消耗的时间、精力都是很多的,好不容易领悟了这两项技能,而且斩山剑技更是在外界,魂气联盟的老师们看来,是剑道前辈所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有三百米,但其中蕴含着的剑道威势不可谓不深,李恒虽然平时不怎么表露,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开心的!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被别人所承认了,但这个魑雾古剑,却是半分情面都不给,将他有关于剑道的事情,说得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有些憋屈,看着头顶上的这柄浑身冒着黑气的魑雾古剑,李恒想要开口反驳一两句,但实在是没有办法开口,自然也没有办法说上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第一魄被天宫一个女娃占据了……她本命剑……认你为主了?你不是唯一活着的天宫传人,你……还有侍女?想不到天宫虽灭,但该有的传承还是没断,当真是离开了侍女,你们便活不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恒“无力”反驳吐槽回去魑雾古剑的时候,魑雾古剑身上涌着的黑气,突然分支出来一小缕黑气,然后这缕黑气直接漫上了李恒的右边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黑气漫上李恒右边胸口之时,魑雾古剑的声音再次响起,随着这一次魑雾古剑发出声音,李恒猛的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寒沐儿?!

        跑来魑雾古剑声音里面的语气,仅仅是从其话语之中的信息,李恒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魑雾古剑说的那个天宫女娃,还提到了本命剑,同时还说到了侍女,李恒第一时间只能是想到了寒沐儿,那个英气,仅仅凭着魂王境界,便敢在魂圣面前拔剑的女子!

        寒沐儿……竟然占据着他的一魄?

        李恒一时间有些惊了,这是他原本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?漓江女神的气息……传闻漓江女神飞升失败,转生成了一只大妖……你这一魄竟然还有着漓江女神的气息,且赫然有着融合的架势……啧啧啧……有趣!果真有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漓江女神?

        大妖?!

        花梦儿?

        那只漓花妖?

        李恒又是猛然惊觉,脑袋一时间完全没有办法再反应过来了,他的一魄甚至要融合,融合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魑雾古剑对于这两魄所给出的信息,让李恒感觉到有些惊讶的话,那么魑雾古剑接下去的话,便是让李恒整个人当场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誓印记?!你一个大魂士,剑道天赋如此之差……竟然让这个家族的人,对你立下了血誓印记?!不不不!你有漓江女神的气息……你做了什么?你是什么人?这个家族的人向来霸道……不仅没有让你成为血奴,甚至连你的三魂都不沾染,只要了你的一魄!难怪……难怪你能接下剑道灌注……你……叫什么名字?天宫为何选你作为最后的传人?!”